陆炳
陆炳(1506年—1560年),字文孚,平湖人。其母为明世宗乳母。嘉靖十一年(1532年)年武进士,授锦衣卫副千户。大将军仇鸾与严嵩争权,陆炳揭发仇鸾阴谋不轨,世宗即收仇鸾敕印,仇鸾忧惧而死。陆炳以功进左都督,加太子太保,再加少保,兼太子太傅。嘉靖三十九年卒,谥武惠,赠忠诚伯。隆庆初年,御史追论陆炳罪,夺其家产。万历三年,张居正等上奏陆炳救驾有功,其孙陆逵世袭锦衣千户。严嵩之子严世蕃曾说:“尝谓天下才、惟己与陆炳、杨博为三”。嘉靖三十九年十二月十一日暴死于官,年五十一,赠忠诚伯,谥武惠。

如果我们做一个大明最有权势锦衣卫指挥使的排行榜,那么,陆炳毫无悬念当选榜首。

 

陆炳从明世宗的儿时玩伴起步,依靠救嘉靖于火海的功劳得到嘉靖的恩宠,逐渐成为朝廷当中的大人物。

 

陆炳一人先后令内阁首辅夏言、“劳苦功高”的仇鸾两人身首异处,其后又成功弹劾司礼监宦官李彬,可以说是除灭了嘉靖前期的大人物。

 

而嘉靖皇帝多次制造大案,陆炳又常保护一些人,折节对待士大夫,不曾陷害一人, 因此朝中人士多称赞他。

 

陆炳是明朝唯一一个三公兼任三孤的官员,《明史》亦称其“势倾天下”。

 

严世蕃:尝谓天下才、惟己与陆炳、杨博为三。

 

张居正:炳救驾有功。

 

屠珍荣:总的来说,陆炳是个很正直的人,虽与严嵩同朝,却从来没有诬陷过一个好官员。

 

籍贯江南

 

陆炳生于公元1510年,字文明,浙江平湖人,陆松之子,其母为明世宗乳母。

 

【墓冢平湖】

 

陆炳有一衣冠冢位于平湖新埭溪漾村,墓冢在文革时期被严重破坏。

 

墓地正中偏北为墓室,南为神道,两侧分列文官像、武官像各一对,石马两对。神道南有石牌坊,匾额上刻有“忠诚伯祖茔”铭文,牌坊东北有祠堂,南有石狮、石龟各一对。

 

该墓冢为研究明代的丧葬制度、习俗等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实物资料,具有较高的历史、艺术价值,于2010年被定为平湖市文保单位。

 

早年生涯

 

陆炳母亲是明世宗的乳娘,所以陆炳从小就随母亲进入宫中,稍稍长大后,便每天侍奉在世宗左右。

 

陆炳健壮勇猛,身材高大,肤色火红,走路像鹤。

 

嘉靖八年(1529),陆炳中武举,被授予锦衣卫副千户。

 

陆松死后,他承袭为指挥佥事,不久进升代理指挥使,执掌南镇抚司事务。

 

救驾之功

 

嘉靖十八年(1539),陆炳随从明世宗南游,到达卫辉(地名)。夜四更时,行宫起火,随从官员仓猝之间不知明世宗所在,只有陆炳撞开门户,背出嘉靖皇帝,世宗从此爱幸陆炳。陆炳屡升为都指挥同知,取代陈寅执掌锦衣卫事务。

 

助纣为虐屡屡升官

 

()拷打太仆寺卿杨最致死

 

嘉靖十九年(1540)八月,嘉靖皇帝听信道士段朝用的蛊惑,企图炼制“不死药”,公然宣布由太子“监国”,自己“告假”一二年。

 

朝廷上下一片惊愕,却没有人出面反对,唯独太仆寺卿杨最上疏劝谏。

 

皇帝勃然大怒,把杨最交给陆炳,关入锦衣卫镇抚司诏狱,酷刑拷打,当场毙命。

 

()拷打监察御史杨爵、户部主事周天佐死于非命

 

嘉靖二十年二月(1541),监察御史杨爵上疏批评皇帝常年不上朝,专心致志于道教斋醮,宠信大奸大蠹。

 

明世宗命陆炳在镇抚司诏狱对杨爵严刑拷打,打得杨爵血肉模糊,几次濒临死亡。

 

户部主事周天佐为杨爵鸣不平,当场遭到廷杖六十大板,然后关入锦衣卫的镇抚司诏狱。狱吏遵照陆炳的意思,断绝饮食三天,致使周天佐死于非命。

 

周天佐死后,陕西巡按御史浦铉紧急上疏,为杨爵、周天佐伸张正义。嘉靖暴怒,立即命令陆炳派锦衣卫缇骑逮捕浦铉,当地民众万人为送行浦铉。浦铉在镇抚司诏狱,经严刑拷打,七天后死去。

 

()镇压有功、升为都督同知

 

陆炳被升为代理都督佥事。又以缉捕之功,升为都督同知。

 

剪除异己

 

陆炳骤然显贵,他的同僚多是父辈,陆炳表面上很尊敬他们,却逐步用计除去那些轻视他的人。

 

结交辅臣、左右逢源

 

他为御史所劾,贿赂夏言不成,遂勾结严嵩揭发夏言夏言被杀,其后又揭仇鸾不轨致仇鸾被戮尸。

 

()屡遭弹劾、屹立不倒

 

嘉靖二十六年(1547)十月,湖广道试御史陈其学弹劾陆炳以锦衣卫掌事都督同知的身份,借口北京流动人口太多,潜藏奸宄之徒,主张实施严禁政策,又揭发陆炳勾结侯崔元增加盐税,收受奸商徐二贿赂等渎职行,夏言即起草圣旨要将陆炳逮捕治罪。陆炳势窘,便以三千两黄金行贿夏言以求解脱,但夏言正直,不允,陆炳便长跪哭泣谢罪,夏言这才同意。

 

()勾结严嵩、陷害夏言

 

陆炳从此对夏言恨之入骨,暗中便和严嵩勾结欲图害死夏言,到严嵩夏言争权时,陆炳便帮助严嵩,揭发夏言与边防将领通关节的事,夏言被判死罪。

 

()联合严嵩仇鸾被剖棺戮尸

 

严嵩感激陆炳,便任由陆炳妄为,还引他来一起筹划,通贿赂。后来仇鸾得宠,凌驾于严嵩之上,但独怕陆炳。

 

陆炳曲意奉承他,不敢与他抗礼,而后私出金钱交结仇鸾所亲爱的人,得知了仇鸾的阴私,时严嵩仇鸾互相攻击,于是陆炳、严嵩勾结在一起,到仇鸾病重时,陆炳趁机揭发了他不轨的情状。

 

明世宗大惊,立即收回给仇鸾的敕印,仇鸾忧惧而死后,陆炳向明世宗报告锦衣卫掌握的仇鸾“通虏纳贿”罪状。

 

明世宗命陆炳会同三法司审理此案,结果以“谋反律”定罪,仇鸾被剖棺戮尸。

 

权势熏天、位列三公

 

()晋升左都督,成为最有权势锦衣卫

 

陆炳先进升为左都督,成为锦衣卫最有权势的人,也是明代最有权势的锦衣卫指挥使。

 

这里说明一下左都督并非锦衣卫里的官职,锦衣卫最高长官是指挥使,陆炳以左都督的身份“掌锦衣卫事”,这并不矛盾,就如某委员兼某部的部长一样。

 

()位列三公兼三孤

 

他擒获哈舟儿立功,被进封为太子太保,又以揭发仇鸾的密谋,被加封为少保兼太子太傅,每年给予伯爵的俸禄。

 

嘉靖三十三年(1554),陆炳受命入西苑当值,与严嵩朱希忠等人侍奉明世宗修炼玄功。

 

嘉靖三十五年(1556)三月,帝赐给进士恩荣宴。按惯例,锦衣卫列席在西边,皇上因陆炳之故,特命锦衣卫上坐,排在二品官之末。

 

()弹劾李彬

 

嘉靖三十六年(1557),陆炳上疏弹劾司礼监宦官李彬侵盗施工场材料,营造坟墓,其规格僭拟于皇陵,结果李彬和他的党羽杜泰等三人被判斩刑,财产被抄没,得白银四十余万两,金珠珍宝无数。

 

不久,嘉靖帝加封陆炳为太保兼少傅,仍掌锦衣卫。

 

()杀人无罪

 

陆炳曾棒杀兵马指挥,被御史弹劾,明世宗下诏不问。

 

八、敛财有方、富比王侯

 

陆炳用豪恶官吏为爪牙,连民间细小的奸状也全部探知。富有之人犯有小过即被收捕,还被抄家。

 

他积下的资财达数百万,营造的住宅有十余所,庄园遍四方,权势倾天下。

 

当时严嵩父子全部掌握了六部事权,陆炳无所不对他们汇报。文武大官都争相奔走于其门,他每年的收入无法计算,他在交结权要人物,与善类周旋时,也从不吝惜。

 

九、病死任上、谥号武惠

 

嘉靖三十九年(1560)十一月,陆炳在任上去世,朝廷赠给他忠诚伯,谥号武惠,祭葬加等,还任命他的儿子陆绎为本卫指挥佥事。

 

十、祸及子嗣、侥幸免罪

 

隆庆初年,明穆宗采纳御史的意见,追论陆炳之罪,削去他的官阶,抄没他的财产,夺陆绎和其弟太常寺少卿陆炜的官衔,判陆炳贪污数十万并将陆绎等人关押起来,令他们赔偿,不久他们财物丧尽。

 

万历三年(1575),陆绎上书请求免罪。张居正等人说,陆炳救驾有功,而且法律规定非谋反叛逆奸党之徒,不抄没家产;况且抄家和追赃二罪并坐,不合法律。明神宗怜悯他,陆绎遂得免罪。